松芝仙令

生日快乐呀一帆!你的未来会越来越明亮呀~


(以后有机会大概也许会细化。。。。。。吧)

写了几页纸,然而我已经失去了写字技能(ಥ_ಥ)。不管写的好不好看,叶修,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要继续恣意地走下去!要继续闪耀着光芒!

无意称王,已临顶峰
你不需要任何代号,你的名字本身就是最高的荣耀。

眉藏锋,眼含芒,鬓发张扬,唇角有霜,是为江湖所传,剑圣。

眉飞扬,眼含光,鬓发轻舞,唇角有糖,是为文州所见,少天。

【喻黄】冬至春来

-冬至快乐啊

-ooc是不可避免的东西_(:з」∠)_

-觉得没有写出自己脑洞的感觉

 
  “受冷空气影响,预计今晚本市降雪仍将持续,并伴有大幅降温,明天凌晨时或可突破今年最低温,请广大市民朋友注意防寒保暖及出行安全……”

  温暖的室内,电视机上正在按时播放着今晚的天气预报,与客厅直接相连的餐厅中,一个身影正忙碌在桌旁。

  “等这雪下得够长低回尘埃埋下火种~或许有一度春风不负……”

  喻文州把正在和面的手在椅背上的毛巾上蹭了蹭,快步走到电视机柜前拿起手机。

  “喂,少天?”

  “啊,文州,我今晚要晚点回去了,我们那该死的老板又让我们加班,周五了还不让我们早点回家,你说他还有没有点人性,他自己没有家室就罢了,还不让我们这些有家室的人回家,他是不是嫉妒我们,哎?我怎么现在才想到这点,我知道了他就是嫉妒……”

  喻文州笑了笑,一直等电话那头抱怨够了才接口。

  “那少天回来时注意安全,今晚上说不定有大雪,路上不要着急……”

  “哎,黄少,老板叫你!”电话那头远远传来一个催促的声音。

  “啊,你就说我正在写报告,写完这句马上过去!”

  “噗,”喻文州不禁一笑,“好了,安心工作吧,早点做完你也能早点回来,挂了吧。”

  “好吧,那我去了,文州你可要给我留饭啊,不能因为我回去晚就一个人把饭吃完了。”

  “我什么时候有过自己一个人把饭吃了,”喻文州无奈。

  “哈哈,我开玩笑嘛,拜拜,亲亲,等我回去。”

  “亲亲,等你回来,拜拜。”

  放下手机,喻文州挂着微笑走回餐桌前,继续和面,少天一向是不记得这些小节日的,他打算给少天一个小小的惊喜。

  这边,黄少天放下手机,又埋头于万恶的嫉妒他有家室的单身狗老板布置的工作中,发挥出一百二十分的干劲,惊呆了一众同事。

  当黄少天终于忙完工作走出公司时,已经快九点了,外面从早上就开始飘的雪还在继续,之前和文州打电话时雪已经比早上小了很多,现在却下得更大了。

  周五晚上九点,这个时间路上车还不少,行人却不多了,黄少天离家时以为雪不会下很久,而且那时雪也不大,故而他义正言辞拒绝了喻文州让他带伞的建议,顶着喻文州从身后抛过来的围巾就冲出了门。

  现在他无比后悔当时的作死。

  尤其是这个点连个蹭伞的人都没有。

  雪越飘越大,风越吹越猛,黄少天冒着风雪好不容易走到最近的公交站牌,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

  黄少天裹着围巾缩在公交站牌下,时而跺脚,时而搓手,刚刚从公司出来带着的热量早就消耗在了漫长的等待中。

   “怎么还没有车,这都一个世纪了吧!司机是在路上睡着了吗?能不能靠谱一点,能不能走点心,能不能……啊,车来了!”

  公交车在黄少天叽叽咕咕的念叨中姗姗来临。黄少天坐在车上,拿出手机,已经快十点了。

  喻文州包完最后一只饺子时是黄金档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个人包所用的时间比他预料的还要长,然而少天还没有回来,他有些不知是该失落还是该庆幸。

  他把饺子放在竹屉上,端到厨房,想了想,还是放在了切菜板上,少天不知什么时候回来,还是等他回来了再下锅煮吧。

  喻文州回到客厅,看了会儿电视,换了几个台,都没有什么好看的节目,于是就去书房把笔记本搬到了客厅茶几上,窝在沙发里准备明天的工作,时不时抬头看看时间,又看看窗外。

  然而那个身影一直没有出现。他几次拿起放在笔记本旁边的手机,担心打扰他工作,又放下手机。

  窗外的雪越飘越大,风吹过两栋楼之间,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喻文州看向门厅,一蓝一黄两把伞静静地靠在一起,忽然想起少天出门时只围了一条围巾,也没有拿伞。

  他猛地站起来,“叩”一声合上笔记本,走到门厅右手拿上外套,左手一把握过两伞伞柄,就要出门去。

  公交车在黄少天焦急的目光中不急不缓地前行着,时不时停下等个红灯,到达小区门口时,车上的电子表刚好跳到十点四十。

  车门刚打开,车还没停稳,黄少天就冲下了车,迎面而来的雪花糊了猝不及防的黄少天一脸,随即化成水珠。他来不及管,直接就冲向自家所在的楼区。

  “完了完了完了,文州不知要急成什么样了,该死的,我怎么就忘了给手机充电呢,要命要命要命,啊啊啊,文州不会生气吧,不会不理我吧……”

  “我钥匙呢钥匙呢钥匙呢?!”大概用了五分钟从小区门口冲到位于小区最里面那栋楼的三层的屋子门口,黄少天一摸兜,却只有手机,没有钥匙。

  就在他抬起手准备用力敲门的时候,门猛地开了,然后他就华丽丽地向前摔了过去。

  喻文州打开门时,看到的就是一个雪水糊了满头满脸,围巾上还沾着雪花,狼狈地向他倒来的黄少天。

  “少天!?”

  喻文州连忙揽住眼前的人,雨伞倒在地上,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当黄少天洗漱完顶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时,喻文州正系着围裙从厨房端出热气腾腾的饺子,雾气随着他的走动飘在他的脸前。
 
  窗外风停雪静,室内温暖如春,灯火明媚,伊人在侧。

the end
=====

冬至了,小伙伴们吃饺子了没(^_^)

【喻黄】蓝眼睛黄眼睛绿眼睛≠黑 眼睛(5)

-瞎jb写

-说今晚就今晚,还没过十二点_(:з」∠)_

5.
  他上了岸!喻文州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身处半空,再然后,眼前就是一片蓝色的——桶壁。
 
  喻文州无言,喻文州沉默,喻文州淡定。起码看起来如此。

  “咦,这鱼的眼睛是蓝色的唉,”喻文州的头顶上传来一个女声,“好少见,沐橙一定会喜欢的。”

  喻文州:“。。。”

  “他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不会是被你弄死了吧叶修!我怎么听说鱼是很脆弱的生物,杀鱼是犯法的啊!”那个声音高呼。

  “不会的,哥的控制力什么样,这么多年有出过差错吗?”

  喻文州:“。。。”

  “哎?不过我还真没遇到过这么安静的鱼,他怕不是个哑巴吧。”

  一个脑袋凑到喻文州上方,“嘿,是死是活是聋是哑吱个声。”

  喻文州思考了一会儿,抬头,又是那双黑眼睛。

  “你好,有何贵干^_^”

  “啊,没什么贵干,就是请你到我家坐坐”,叶修小小地惊讶了一下,抬起手蹭了蹭鼻子,有些疑惑,怎么感觉事情的发展不太对?

  “不了,谢谢你的‘盛情’相邀,还有朋友在等着我呢,我该回去了,”喻文州淡定,喻文州婉拒,喻文州打算智取。

  “没事儿,完了我再亲自送你回来,不行的话我还可以去和你的朋友们打声招呼,让他们不要等了”,叶修笑,小样,跟哥玩婉拒,本来还担心别真是条体弱的鱼,给放回去得了,现在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

  喻文州:“。。。”这难道是就传说中的流氓打法?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

  喻文州淡定,喻文州无奈,喻文州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tbc
=====

喻被叶带回家了〔什么鬼操作

晚安,今天关注我的小可爱(如果你还没睡的话)

【喻黄】蓝眼睛黄眼睛绿眼睛≠黑 眼睛(3-4)

3.
  喻文州是一条不普通的鱼,因为其他鱼的眼睛都是黑色的,而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喻文州是一条普通的鱼,因为他生性低调,并且所谓鱼以类聚,所以喻文州身边的鱼们也都很低调,所以没鱼到处宣传,所以没几个鱼知道他的眼睛是蓝色的。

  所以喻文州这么多年来过得一直很平静。并且很淡定,丝毫没有因为自己与众不同的眼色而自得或自卑。

  偶尔,喻文州也会思考一下鱼生,“为什么上天会给自己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呢?”“也许上天给了我一双蓝色的眼睛,是为了让我寻找海洋”,曾经,喻文州是这样想的。

  是的,喻文州是一条普通又不普通的淡水鱼,俗称河鱼。

4.
  喻文州至今为止的鱼生很平静,很和谐,直到有一天它在与三两好友闲逛,哦不,闲游的时候看见了一双黑眼睛。
 
  那是一双无精打采的黑眼睛。黑眼睛在鱼族中很常见,不常见的是眼睛旁边圆圆的脸,以及脸上方的一对尖耳朵。

  自从很久很久以前,猫和鱼开启了神智,摒弃了以往粗鲁野蛮的捕食法则后,这条河已经很少有猫造访过了。

  喻文州不禁有些惊奇,惊奇之余,鱼的天性促使着他下意识转身,准备逃离,然后,,,他就上了岸。

tbc
=====

第一次发文有这么多人看,把lo主吓得文思泉涌,又更了一章。⊙ω⊙

写到喻就不由自主地温和起来,我的内心一片平静,嗯。

为了保持章节和谐〔什么鬼,就停在这里吧,不出意外的话今天还有一章,不出意外。。。_(:з」∠)_

【喻黄】蓝眼睛黄眼睛绿眼睛≠黑 眼睛

-内容与标题大概有半毛钱关系

-ooc与逻辑一样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后续在装薛定谔的猫的盒子里

1.
  黄少天有一双颜色不一样的眼睛,具体怎么个不一样呢,就是一只眼睛是黄色,一只眼睛是蓝色这么个不一样法。

  这种现象在人类中当然是不常见的,在猫类中,呃,也是不常见的。

  没错,黄少天就是一只天生特立独行的猫。

  猫族呢,眼睛的颜色简称眼色的种类繁多,什么蓝眼睛,黄眼睛,绿眼睛,都是很常见的眼色了,最近都不流行了,最近都流行像什么基佬紫,原谅绿这种。

  而黄少天这样的呢,堪称引领时尚十数年,一直被模仿,呃,从未被模仿成功。

  毕竟猫族的眼色是天生的,且以猫族目前的科技,还没有办法修改。什么,美瞳?像人类那样子带美瞳实在是不符合猫族高贵的审美观,否决。

  综上,黄少天对他独特的眼色深感自豪,并且在多年的四处宣扬中养成了随时都能滔滔不绝的好习惯。

2.
  黄少天这么多年来就没见到过第二个像他一样有着独特眼色的猫,哪怕是以奇异大小眼著称的王杰希,也只能甘拜下风,臣服在黄少的眼色之下。

  当然,王杰希本人,啊不,本猫,表示对此说法不屑一顾,唯有呵呵二字奉上。

  然而,这么多年来一直沉迷于自己美【不〕眼色无法自拔,一往情深的黄少,最近不再每日三照吾眼,曰蓝吗,黄吗,美吗了。

  对此,黄少的一众迷妹迷弟深表惶恐,莫非天要塌了地要陷了鱼要绝种了吗?!

  “当然不”,就在一众追随者惶惶不可终日之际,有可靠人士透露,“只是黄少天那家伙沉迷进了另一双眼睛中罢了。”

  这个消息简直比鱼要绝种了还要令众猫惊异。

TBc,,,emmmm,,,
=====
喻还没出场_(:з」∠)_

兴起如脱缰野马,胡言乱语,胡说八道,胡,,不知所言

我还是一个段子手。。。吧?